苏若失

江澄是命,黄少天和爆豪胜己是白月光。

【羡澄】绸缪

#文盲写文章
#文不对题
#写一半就想放弃了。。

云梦的水有灵性。


有时候魏无羡忍不住想。


不然,这云梦的人怎么会生的这般好。看那撑着船篙的采莲女子,顾盼流转间,偏生的一副柔情卓态的模样,窈窕身影掩映在翠嫩的荷叶间,嘴里轻哼着云梦小调。


秀色掩今古,荷花羞玉颜。





魏无羡感谢这云梦的水。


感谢它养出了像江澄这般好的云梦人。


一想起江澄,魏无羡平日里吊儿郎当的轻浮样便消失的一干二净,眉目间流露的,是难见的温柔与深情。


江澄与他相识在这云梦。


彼时,魏无羡父母双双丧生在夜猎中。独留他一人在市井连滚带爬浑浑噩噩的过了好几月,后来便被听闻友人逝去而赶来的江枫眠收养。魏无羡终是被带回了江家,却落下了惧怕恶犬的阴影。


江枫眠对魏无羡父母的离去感到万分自责,将魏无羡视若亲子。知他怕狗,便特意吩咐,让独子江澄把爱犬送走。


父亲的宠爱尽数给了新来的这个孩子,江澄大抵是不高兴的。狗送走的当晚便将按江枫眠安排与江澄同住的魏无羡隔在门外。


“师弟师弟,你开门啊,我也要睡觉啊……”魏无羡拍着门,却又生怕这边的动静闹得太大被其他人发觉。


七八岁的少年啊,因着夜色渐浓,稀薄的云片将月亮遮掩了大半,夜影绰绰,周围一片孤寂,仿佛天底间只剩得他一人。少年还未从父母双亡的事实里走出来,却被带到一个陌生的环境,周围皆是陌生的人,唯一的抚慰,便是那素未蒙面的家主。而今又被家主之子关在门外,多月来的恐惧、悲伤、委屈、不安连同泪水一下子涌出来。


拍门的手停了,门却突然开了。


魏无羡抬头,一双泪眼对上另一双哭的通红的眼。


两人皆是一愣。


江澄脸上已经没了眼泪,只一双漂亮的杏眸还泛着红,显然是哭过。而魏无羡抽抽搭搭,眼泪纵横流了一脸,可怜巴巴的。


江澄看着魏无羡心软了,却又板着脸故作凶恶地道:“进来睡觉!”又怕魏无羡多想,末了又急忙加一句,“你在外边吵死了!”


魏无羡愣愣的,看着自家口是心非的师弟,心下一动,随即抹了把脸上的泪水,笑逐颜开:“多谢师弟!”


……


“魏婴,你要是再犯错,我可不会再保你。”


魏无羡朝他做了个鬼脸,“你都保我那么多回了,也不差这一次。”


……


时间像玩儿一样过去了,随着两人年纪渐长,魏无羡看着自家别别扭扭关心自己的师弟,越看越心喜。


一群少年拿射箭做娱乐游戏,魏无羡一压江澄拔了头筹,少年们嘻嘻哈哈开玩笑的打闹和揶揄,却有人较了真。魏无羡性格在同龄人中格外受欢迎,好不容易从一群人脱身出来,笑嘻嘻地跑到树底挨着江澄坐下。


“师弟师弟,这就是游戏而已,你别当真,师兄我知道你最棒了。”


江澄撑着头,嘴巴一撇:“我才没有当真!”


“对对对,澄澄是最棒的,魏婴哪比得上啊。”魏无羡搂过江澄的肩笑着抚慰道。


“去去去,离我远点。”江澄一脸嫌弃,却没有挣扎。


魏无羡笑的开心,看着眼前嫩生生的人,心下一热,鬼使神差地凑过去亲了一下。

江澄被他这突兀的一亲懵了:“你干嘛?”


“最喜欢澄澄了!”魏无羡将红透了脸的江澄压在身下抱成一团。


岁月无忧。


……

魏无羡喜欢极了江澄。


就连沉浮于巫山云雨间,在水光潋滟里,抬头瞥见的,是江澄那带着醺醉的红的杏眸,敛去平日里的锋芒,柔的让魏无羡又想起云梦的水。魏无羡几近虔诚,一吻落在了江澄的眼上。


……



















文盲果然还是不要尝试写文了。。脑阔疼

评论(1)
热度(31)
©苏若失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