苏若失

江澄是命,黄少天和爆豪胜己是白月光。

【羡澄】承情

#时间线有点乱,大多是回忆性
#难受了一天,还是决定挤出来
#HE






那年,他和魏无羡十七岁,一场大火后,他永远的失去了他的家。



也永远的失去了他的双亲。



还是少年的江澄和魏无羡不得不咽下满腔的悲痛与愤恨,不得已地为躲过温家的追兵而东躲西藏。



至今魏无羡还记得虞紫鸢最后对他说的话。


“魏婴!你给我听好,好好护着江澄,死也要护着他,知不知道!”


随后就是魏无羡看着这个到最后才显露出温柔的女子,乘着船,义无反顾地沿着回去的路,再也没有回过头。


……



“……将来你做家主,我就做你的下属,像你父亲和我父亲一样,一辈子扶持你,永远不背叛你不背叛江家!”



自这以后,江澄,这个少年,再也没见他笑过。



……



不知多少个午夜梦回时,魏无羡趁着江澄睡时,轻柔地抚平他皱紧的眉头,一遍遍的描摹他的眉眼,眼神是少见的温柔,虔诚的像是要把人刻在心底。



澄澄。



他在心里轻轻地唤。



……



乱葬岗一战天下人皆熟知,只道是江澄江宗主大义灭手足,却不知是魏无羡已料自己元气已尽,亲手将鬼笛陈情交在江澄手中,随后万鬼侵噬而死。



最后,江澄连魏无羡的尸骨都未曾见到,只余下一陈情,陪了他十三年。



魏无羡,你食言了。



江澄在心底暗暗地嘲他,眼圈却不知觉得红了。



……



“宗主,门外有人求见。”



“谁?”



“说……是您的下属。”


开了门,见的却是一副生面孔。



江澄对上那人的眼,张张嘴,却不知该说些什么。只总觉得有种莫名的悸动,一种熟悉感油然而生,似乎他们上辈子就相识。


“澄澄,”



魏无羡突然觉得眼中酸涩,瞬间红了眼眶,他觉得自己似乎马上就要落下泪来。却还是看着江澄笑了,



“我说了,要一辈子扶持你的。”


“我回来了。”




十三年的陈情,承了十三年的情。



无论如何,归来了就好。

评论(1)
热度(75)
©苏若失 | Powered by LOFTER